毕雯珺的溜溜球

座标台湾台中,毕侃嗑一生🔥04年14岁的小可爱,我的世界由毕雯珺主宰💗,@焦糖布丁❤我的宝贝鸭❤

【朱星杰x你】平行线01

*BG向
*OOC
*HE
*乱伦逃婚有
*年龄差14岁
*如有雷同算我们有缘,认识下

-

初二那年,要夏不夏的4月时节,你满怀期待的迎接弟弟的到来。

你们一家皮肤都很白,弟弟的眼睛像你父亲,但更明亮些。
眼睛里面有星星。

小孩儿取名朱星杰。

很漂亮的名字。

/

小孩子总是长得快,不知不觉你也奔三了。

而朱星杰今年也15岁了,正是有个性的年纪。
打架什么的没少干。

你们的母亲已逝世,而父亲还得工作,虽然你也出社会了,但朱星杰在学校发生的事还是都由你处理。

“为什么又打架?”

你俩站在教室办公室外,你无奈的质问着他。

他抿着唇不回答,反而使你更加生气。

“朱星杰,回答我。”

一旁走过的学生看见你叉着腰,瞪着比你高出一颗头的朱星杰,不禁窃窃私语。

“那个好像是朱星杰的姐姐诶。”
“看起来差挺多岁的,该不会是妈妈吧?”
“哇,那不就初中就怀孕啦?”
“真是个不干不净的女人。”

你闻言,一下子就理解为什么朱星杰会出手了。

朱星杰脾气爆,不擅交友,依他个性会揍对方也不是意料之外的事。

朱星杰拳头握得紧,手臂上的青筋因用力而凸起,眼眶也因久瞪着而发红,让你看了很是心疼。
但你除了安抚他,也没办法做什么事。

/

你帮朱星杰请了下午的假,把他给带了回家好好谈谈。

“小杰……”

“不要叫我小杰。”

你已经很久没有叫他小杰了,因为他不喜欢这种幼稚的称呼。

“……朱星杰,你知不知道你错在哪?”

他倔强的撇过头,拒绝回答。

你叹了口气,出了房间并带上了门,锁了起来。

“在里面好好想想,我晚点会再问你。”

思考和反省一直以来都是你们家传统的教育方式,为的就是要教出一个会自我检讨的孩子。
你虽然不喜欢这个方式,但不得不说是非常有道理的。

但朱星杰的暴脾气未必服得起就是了。

一个小时后。

“朱星杰。”

你本以为进去时会看到他依旧倔在床的一角,没想到他竟然索性就睡着了。

你看着他婴儿肥未消退完全、还有点肉的脸颊,不禁心酸了下。

朱星杰生得细致,白白净净,五官也好看。
小时候的样子真的像你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里的萝卜精。

这样的孩子,肯定不少女孩儿喜欢他吧?

想到这,你不知为何,心竟揪了起来。

不能再看他了。
于是你起身,将被子给他盖好,把冷气温度调低后便出了房间。

/

晚上,你煮好了晚餐,等朱星杰醒了出来,你们就可以开动了。

行动派的老爸已经跟朋友出门玩第三天了,家里只有你和朱星杰。

“喀嚓。”门把转动的声音,你知道是朱星杰出来了。

“吃饭吧。”

你看着他微笑着。
他似乎有些错愕,大概是没想到你的态度不太强硬,把他方才想好的词全都怼了回去吧。

“……嗯。”

饭桌上,你们没怎么聊天。
他不愿意说话你就不强求,一顿饭吃得十分安静。

“姐。”

朱星杰终于受不了这种寂静,最后还是首先打破了沉默。

“我不该动手的,对不起,我错了。”

你看着他咬紧牙的模样,不禁心疼了下。
知道这孩子是万分不愿意道歉的,你也就让着他了。

“如果你觉得自己没错,那就不用道歉。
“但是你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。”

他看着你,还是撇过了头,似乎不想多说。

你了然,把桌上吃完的碗盘收一收,便起身进了厨房洗碗。

你其实是懂的,那是属于朱星杰的贴心。
他不是不知道你工作忙,但一旦解释下去,时间只会越拖越久。
你微微一笑,心里竟浮上莫名的甜蜜感。

/

“老师,星杰打架的事真的非常抱歉,但我希望你能理解。”

隔天,你到了学校,找上了朱星杰的班导师,周彦辰。

周导师引着你到休息室让你坐下,倒了一杯茶给你。

你点头示意,他也礼貌性的回笑。

“我知道星杰出手就是错了,但我希望你能听听原因。
“星杰出手是因为,有些学生认为我是他的母亲,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。”

你叹了一口气,这些话你是不太敢讲的,就怕你不小心就哭了。

“星杰很小的时候我们的妈妈就去世了,加上他从小和我亲,对这些话自然是特别敏感。

“有些同学说我初中就生孩子,私生活不检点,相信如果是您听到这些话也是不太舒服。

“星杰的暴脾气您是清楚的,这部分的确是我管教不当,但希望您也能揪出说这些话的学生,麻烦了。”

你一口气说完,不难看出周彦辰依旧镇定,让你还是挺放心的。

“知道了,我会调查的。”他直勾勾的盯着你,“调查期间希望能加一下您的微信,方便联络。”

你没多想,给对方扫描后就鞠了个躬离开了。

/

过几天,交友不算广泛的你手机难得响起了通知声,是周导师来了讯息。

—星杰姐姐,下午五点左右有空吗?有点事想和你谈。

你盯着萤幕,心里是百般的不愿意。

本來你就不喜欢与人交涉,特别约见面你更是不敢多想,通常都是直接拒绝。

不过仔细想想,其实你上次态度有些强硬,让人畏惧是很有可能的。
但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退缩,还愿意约你出来——你对他的好感度有点上升了呢。

飞快的按下讯息答应了对方,萤幕上没有延迟的马上就显示已读了。

他在等我回讯息吗……?

—好的,那么就在学校附近的咖啡厅见吧。

你心里一喜,跳跃步的进了房间开始挑选起衣服。

TBC.

先恭喜自己90fo啦 世界感动TT♡

然后呢100fo的福利我大概是选了几个
@甜甜兔崽子  @养花少年  @芝士叽果粒  @戳花 四个小可爱被我选中了嘻嘻
不过呢 因为四个有三个都是晨起 就问问大家会不会看腻~(晨起详情后滑)
ball ball你们给我点回复了!

多多评论我都会记住的嘻嘻!
最喜欢大家说喜欢我的文了kkkk
真的是对文手最大的鼓励!

蜜桃鸡腿子🍑:

是我本人了!我真的非常喜欢聊天

幻夜殘月:

我也好想要有評論,短短的幾個字也行_(:3 」∠)_
↑((沒更新的人別說話!

篮子里的澜子:

没错,谁评论我,我们可以直接结婚
长评我直接送点梗给你

卿灯:

也是我。真的很喜欢评论了💕。

怀光:

是这样的。
如果收到长评,我连咱们俩孩子在哪儿上小学都想好了。

長幺:

是这样的……

陌陌今天不在家:

没错!

帅的一批红棠:

就是我了,要是评论我他妈社保。我会爱死你。

川南的戏:

是这样的

NO:

好像是……但回个评论对我来说很艰难啊

黎时华×:

是这样的。x

青阳淼:

没毛病,就是这样(。

逆世而生:

是这样的。

蘭浔:

陈大大大大大欢:

是的是的是的!虽然有时候没有回,但真的都有看!而且还会一遍一遍重复看!!!恨不得拿小本本抄起来!!!

Shawty.:

是我,我爱评论

百年大揪树✨:

是是是!评论我就是爱我!

努力画画的小羽毛:

是这样

冰冻的小姐鱼:

是这样的…… 

宵旬:

是这样的


【沐已成周】在你离开我后的每一分钟05(END)

*BL向
*OOC
*先甜后虐,结尾BE
*现实向
*多角暗恋向
*一点点泊秦淮、星锐
*如有雷同算我们有缘,认识下

-

等秦奋赶到医院时,韩沐伯已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。

“老韩,你……你怎样了?”

秦奋看着插着氧气管的韩沐伯,整个人慌了起来。

明知道韩沐伯没有回答他的力气,但自己还是克制不住自己。

“小叶,老韩怎么会突然……?”

左叶看着眼神空洞的秦奋,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。
韩沐伯与秦奋认识多年,他不难看出秦奋的担心,但最可悲的是自己却无能为力,
不管是对床上的那个,或是眼前的这个。

“伯哥他,回来一直酗酒……还有……” “你们不会阻止他吗!!!”

秦奋一听到“酗酒”两字,脸色便变得不甚平常的和蔼,一个激动便打断了左叶说话。

毕竟还是个孩子,左叶被秦奋一吼,眼眶红得瞬间就能挤出眼泪来。

“奋哥,好了,在医院不好看。”

靖佩瑶和秦子墨正在处理着入院手续,一听到这边的喧闹便马上跑了过来。

相对冷静的靖佩瑶平定着秦奋的情绪,秦子墨则把左叶拉到一旁安慰着。

“佩瑶……你告诉我,老韩到底怎么了……”

靖佩瑶看着秦奋,不知为何竟然狠不下心告诉对方一切。

“你先答应我不会情绪失控。”

靖佩瑶见秦奋点头如捣蒜,便叹了口气。

“伯哥淘汰回来后没怎么练习,倒是一天到晚喝酒。
“喝得不算多我们就没拦着他,想说这么大的人了,会照顾好自己的。
“但是昨天练习到一半,伯哥突然倒下,我们才知道心律不整不能喝酒。”

秦奋冷静下来后,也不怪三个小孩。

看着靖佩瑶明明自己也掩饰不住担忧的样子,秦奋拍了拍他的肩,“好好照顾子墨跟小叶,辛苦你了。”

靖佩瑶一听,眼泪唰得就飙了出来。

也是,从韩沐伯倒下后他不但得安抚两个小孩,还得承担被公司追问韩沐伯身体健康的问题,毕竟他是负责看着他的人。

“没事,不怪你,等老韩醒来我骂他一顿。”

靖佩瑶用力点了点头。

/

韩沐伯突然倒下,虽然被公司偷偷安置到了医院,但还是被不少眼尖的粉丝给发现了,没一会儿就传的沸沸扬扬。

秦奋坐在病床旁,看了下依旧没睁眼的韩沐伯,视线又移回了手机上。

他甚至不敢点开韩沐伯的超话,只敢用小号去韩沐伯微博下评论,让大家知道他的好。

懦弱。

秦奋这么想着。

依韩沐伯的身体状况是不适合电烧手术的,这也是为什么这次会突然倒下。

“老韩,我下午就要回大厂了,你……要保重啊。”

决赛不能不比,秦奋只好离开了医院,回公司整理了下自己便搭车回了廊坊。

/

大厂男孩自然是知道的,但大家都选择闭口不提,担心秦奋突然情绪崩溃。

身为大厂最年长的练习生,秦奋也明白自己必须维持稳重的形象。

但他是真的怕,怕一谈到韩沐伯的病,他会疯掉。

/

决赛很漂亮的结束了。

NINR PERCENT出道了,自己最终还是没能出道,秦奋心里还是不免有些遗憾。

看着和全民制作人答谢的一个个练习生,自己却不知怎么的,讲不出什么感谢的话,只能用公司教过的方法硬是挤出几滴泪来。

谁不知道秦奋心里还装着韩沐伯。

很多前几期淘汰的练习生都来了,周锐也不例外。

看着看台上依旧开朗的周锐,现在的秦奋已然没了嫉妒,更多的是怜惜。

忽然周锐看向自己这边,秦奋赶紧甩开了目光,
虽然他确定周锐有看到他,甚至给了他一个镜头看不出来的苦笑。

加油。

周锐用口型和秦奋比划着。

秦奋点了点头以示回应,便跟着练习生们下了舞台。

/

“FOREVER YOU, FOREVER NOW. ”

偶练男孩毕业了。

有的人突破了练习生这层纱,出道之路触手可及;
有的人回了公司,继续陷入无止尽的练习。

有的人,却刚好,也在人生毕业了。

/

秦奋先去了趟洗手间,随后才回到后台,却发现所有人都已收起了商业用笑容,但并非没有以前那样欢乐的样子。

秦奋心里暗叫不好。

“奋哥。”

一片寂静中,郑锐彬首先开口。

“有些事……”

郑锐彬才艰难的开了口,周锐便闯了进来,看见大家沉重的样子,自己也确定了。

他举起手机,屏幕上是自己和经纪人的对话。

—锐,韩沐伯走了。

秦奋定睛一看,瞬间愣在原地。

而其他人仔细看了周锐的手机之后,一部分的人看向了秦奋,而一部分人看向了周锐。

果然都是怕两人过度情绪化吧。

“走了……走了……走了是什么意思……”

秦奋失神的望着周锐,用手拨开对方被汗水沾湿的浏海。

“韩沐伯为什么走了……他去哪里了?”

在大家担心的目光下,秦奋毫不留情的给了周锐一巴掌。

“你说啊!”

秦奋瞪着他,“为什么不说!”

“就知道把老韩交给你肯定没好事。”

夺门而出。

周锐被扇了一巴掌倒也没生气,自嘲的笑了一下便昏过去了。

/

2021.04.06

《偶像练习生》结束三年了。

虽然大厂男孩们的感情依旧很好,却已不像以前那样热络。

因此香蕉和乐华的几个练习生租借了场地,在廊坊安排了“同学会”。

“诶黄新淳好久不见呀!”

陆定昊一脸玩味的瞄着黄新淳,提的是《爱你》组喷水事件。

林彦俊在一旁笑得没心没肺。

“尤长靖身高没长进?”

毕雯珺笑着低头看向依旧矮他一颗头的尤长靖,不禁笑了出来。

“你懂什么嘞,我有长高一点点好不好!”

尤长靖气的脚尖都垫起来了。

“今天我要抓几个幸运的练习生来参加同学会!”

果然天空的几个皮孩子依旧模仿着董岩磊那轰动一时的表情包,朱星杰表示我不认识他们。

“头发!你的头发呢?”

范丞丞不知死活的抓着已经剪掉头发的覃俊毅,然后被覃俊毅一阵暴打。

气氛欢乐得不行。

蔡徐坤站在一旁吃着点心,“有人没到呢。”

王子异就站在蔡徐坤旁边,听见对方的话先是疑惑了一下,随后了然的点了点头。

/

秦奋在韩沐伯去世之后得了忧郁症,因此公司在与他解约之前将他安排在了医院治疗。

而周锐在韩沐伯去世后反而一直照着原本的路生活,没有任何异样。
直到他从五楼跳下去之前,没有人怀疑过他的心里受了多少创伤。

“你去拜过锐哥和伯哥了吗?”

“还没,明天去吧?”

“好。”

END.

我感觉烂尾了(吐血)

这一套让我实在是很想码文🌚

Cr. logo

【沐已成周】在你离开我后的每一分钟04

*BL向
*OOC
*先甜后虐,结尾BE
*现实向
*多角暗恋向
*一点点泊秦淮、星锐
*如有雷同算我们有缘,认识下

-

大家都陆陆续续出厂了,剩下了20名的练习生。

对于秦奋来说这样也好,毕竟不需要再面对韩沐伯,也不用再吃韩沐伯跟周锐的狗粮。

但朱星杰就不一定了,这次淘汰,把他的周锐也一起淘汰了,这样他们就几乎没有可以再见面的机会了。

虽然最后闹得不太好就是了。

/

35名发布的前几天,朱星杰找上了秦奋。

“奋哥,你喜欢伯哥对吧?”

秦奋一个惊讶,自己没跟其他人说过,朱星杰怎么会知道呢?
不过他想了想,以对方的智商也不难看出。

“我喜欢周锐。
“所以呢,我有个想法。
“我们想办法拆散伯哥和周锐,你可以得到伯哥,我也能得到周锐。”

秦奋听到的当下,几乎想一拳给朱星杰抡下去。

但自私作祟,他竟然答应了对方。

“那就这么办吧。”

“谢谢你,伯哥。”

朱星杰笑得灿烂,一点都没有进厂时地狱胡巴的样子。
若自己刚刚没有和他谈那些话,秦奋甚至觉得朱星杰现在的笑就像地主家的傻儿子。
但,
朱星杰可是个心机boy呢。
得让自己小心小心他了。

/

秦奋留下了在独自愣住的韩沐伯,走出了后台休息室。
一开门就遇到了朱星杰。

“讲了吗?”

“讲了。”

秦奋看着他,眼神里没有一丝灵魂。

他已经认清了朱星杰这个人。
他和自己不一样,他敢爱敢恨。
而自己就是个懦夫。

“做得如何?”

“还行吧。”

秦奋当然没有做得很好,他甚至直接与两人的计划相违背。
但他并不自责,反倒为韩沐伯庆幸。

“嗯……这样啊,那我找周锐去了。”

秦奋看着朱星杰若有所思的背影,自己不禁轻笑了下。
真是犯贱啊自己。

/

周锐在宿舍独自整理着行李。

自己走后,宿舍里就剩坤坤和昊昊了,有点冷清啊。

不过周锐并不难过,对于他来说这就是一个经历罢了,又不是只有这一个机会能出道,干嘛那么在意呢?

“叩叩叩。”

突然的敲门声。
大厂里会敲门的没几个,周锐首先就先排除了那群没礼貌的xxj们,最后想想大概就韩沐伯会有事找他了,所以也没多想就让人进来了。

看清了开门进来的人,周锐掩饰不住震惊,“朱星杰?”

“不欢迎我来吗?”

“也不是这样说啦。”

周锐礼貌性的笑了笑。
其实自己跟他称不上熟识。

“伯哥……有跟你讲什么吗?”

周锐有些疑惑,对方一进来就提起这件事肯定有猫腻。

“有。”

当然没有。
但周锐觉得朱星杰心里肯定有鬼,便给了个与事实不符的回答。

“这样啊。
“没事,我就想说,锐哥你别太在意了,不过就是淘汰嘛,又不是不能见面。”

周锐在心里冷笑,朱星杰摆明就是冲着自己来的。

“要是我说,他什么都没有跟我讲呢?”

朱星杰闻言,原本温和的表情一瞬间全变了样。

“为什么连这种事都要骗我?我关心你错了吗?”

啧,被自己喜欢的人怀疑的感觉真是不舒服。

“目的是不是关心我呢——我可不知道。”

“周锐你别太过分。”

朱星杰恼怒了。
没想到自己的计划竟然会失败。
这下倒好,拆散周锐和韩沐伯没成功,还被周锐给反将一军。

“说吧,你想干嘛?”

周锐倒也不怕,毕竟这还是在大厂里,朱星杰不敢对他做什么太过分的事。

“周锐,我喜欢你!所以我看不惯你和韩沐伯的感情!想要拆散你们!这样错了吗!”

朱星杰已经恼羞成怒了,讲出来的话完全不符合逻辑。

周锐平静的看着对方,似乎不太惊讶。

“我想要拥有你,难道错了吗!”

朱星杰吼着吼着,竟留下了泪。

“我从进厂就很欣赏你了,直到《小半》那场舞台大家都在赞叹你的妆容时,我才发现自己吃醋了……原来我喜欢你啊。

“我尝试着去了解你喜欢的一切,尝试去吃习惯你喜欢的东西,尝试去研究你会去全时的时间点好去假装偶遇你……

“但你,却把自己交给了才熟识多久的韩沐伯……而不是我!不是为了你付出这么多的我!”

周锐听着朱星杰的感受,不知为何竟然能理解他的痛心疾首。

可是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,爱一个人从来就只是靠感觉的。

他很佩服也很感谢朱星杰对他的付出,而且自己确实是在《我永远记得》的时候与韩沐伯熟识的。

如果这是一出连续剧,周锐甚至觉得他会谩骂自己为何不选择朱星杰而是韩沐伯。

就像青春恋爱戏剧里的傻女主,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,而抛下了一直对自己很好的男二。

但男二终究是男二。

“朱星杰,真的很谢谢你以这样的眼光看待我。
“但是我不值得你的好。”

朱星杰一直以来都对自己十分自信,这大概是他人生第一次被发好人卡吧。

“……我知道了,刚刚是我太激动了,希望你不要介意。
“祝你们幸福。”

朱星杰咬着牙,非自己本愿的吐出这几个字。

/

《Mack Daddy》练习室里只有秦奋和朱星杰两个人。

即使距离朱星杰去找周锐已经过了六天,秦奋还是不敢和他说一句话,怕朱星杰一个恼怒就把开山刀给拿出来——虽然不太可能。

“秦奋,出来一下。”

突然进入练习室的摄影姐姐把秦奋叫了出去,朱星杰自然不能忽视。

“公司要你回去一趟,今天你可以不用回来。”

秦奋点了点头,上了公司派来的保母车就走了。

朱星杰躲在门旁,听到摄影姐姐说的话,心里不禁浮起了几丝疑惑。

现在不过下午两点,觉醒东方突然要秦奋回去一趟,制作组还说可以不用回来?

肯定出了什么大事。

/

这一边的秦奋才刚回到觉醒东方,就被左叶给拉走。

“奋哥……伯哥刚刚晕倒了。”

TBC.

快结束了嘻嘻

【沐已成周】在你离开我后的每一分钟03

*BL向
*OOC
*先甜后虐,结尾BE
*现实向
*多角暗恋向
*一点点泊秦淮、星锐
*如有雷同算我们有缘,认识下

-

“诶听说韩沐伯不是因为血糖过低才送医院的啊?”
“你有滑超话么,韩沐伯骂声一片啊。”
“我伯哥不能这样被欺负!走,刷词条去!”
“不了,我毕竟不是他家粉。”
“我也是,唯饭帮他家刷词条给人印象不好。”
“……那好吧,我自己刷呗。”

韩沐伯坐在医院的咖啡厅里,听着隔壁桌三个小女孩的对话,心里不禁有些酸楚。

幸好医院好沟通,让自己用本名入院,再加上公司给他化了点妆,没注意看还是认不出来的。

也是这样他才能听到隔壁桌的对话。

他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。
自己的病要是突然发作,能不能给粉丝一个交代都不知道。

公司还没安排公布这件事情,大厂也还不知道吧。
周锐……

/

没几天,大厂还是全都知道了这件事。

大家不约而同的没问秦奋。
不过偶尔秦奋经过洗衣间时还是能听到里头练习生的交头接耳。

心律不整。

对于一个唱歌跳舞的人来说,是件多么严重的事。

严重的话会猝死。
秦奋不敢想像。

/

“职业?”

“练习生。”

“这样啊,你知道你有心律不整的问题吗?”

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

“不能喝浓茶浓咖啡,也不要吃减肥药,避免剧烈运。知道你的职业因素可能有些困难,但还是请你尽量做到了。”

“好的,谢谢医师。”

/

韩沐伯回想着医师的嘱咐,不禁摇了摇头。
对于一个练习生来说,这可是非常大的一项问题。

/

今天秦奋来看他了。

一看见秦奋练习服外包着羽绒服,韩沐伯皱了下眉头。

“你穿这样不怕被人家发现啊?”

秦奋摇头,拿出袋子里的切好的水果放在盘子上。

“不会的,还没那么有名气呢。”

韩沐伯闻言,担忧的看了下对方,才小声的吐出一句要对方有自信一点。

然后便陷入了安静。

受不了沉默的秦奋再次开口,“四天后就是导师合作舞台,你能回去吗?”

韩沐伯很想告诉他自己不能剧烈运动,但又怕秦奋时时刻刻担心着他,“医师允许的话会回去的。”

/

韩沐伯还是在秦奋来看他的隔天就回了大厂。

大家不敢问,不代表周锐就没资格知道。
于是才刚踏进练习室的韩沐伯就被周锐拉了出去。

“说。”

看着周锐一脸严肃,韩沐伯也不敢多开玩笑。

他叹了口气,“心律不整,偶像路怕是毁了,先别跟其他人说。”

周锐一听,整个人都石化了。
韩沐伯也不年轻了,不能再做一个没有未来的工作,而自己得到的结论,却是对方以前的所有努力全都化作一缕白烟了。

韩沐伯也看看出了周锐的震惊,安慰性质的摸了摸他的头。
能不能陪他到白头到老……韩沐伯自己也不知道。

“周锐,对不起,我没有自信能活多久,会猝死也说不定。
“可能需要手术,但不保证会成功。”

周锐惶恐的看着他,连自己流下了泪珠也不知道。

他不想相信也不敢相信。
韩沐伯是个多么好的人,这种事怎么偏偏选上他?
周锐甚至觉得韩沐伯不值得就这样死掉,他应该再更壮烈一点的。

“韩沐伯……你跟公司解约吧,来我家住,我照顾你。”

韩沐伯看向他,微笑了下,“不了,还有解约金呢。”

周锐低头,习惯性的拉了下自己卷曲的长发,默默掉泪。

韩沐伯一见对方掉泪,便将他一拥入怀,安抚着对方。

两人就这么抱着。

/

导师合作舞台结束了,韩沐伯庆幸着自己没有倒下,一转身下了台就被经纪人姐姐叫了过去。

到了后台,也看见了周锐和他的经纪人,韩沐伯开始有了不太好的预感。

“你给我看看这是什么!”

经纪人姐姐生气的翻出几张照片,是前几天他和周锐拥抱的画面,被粉丝拍到了。

“超话上都是这件事,你粉丝也掉了好几万,还要不要你的星路了?”

韩沐伯其实没什么差,但他不能毁了周锐的前途。

“姐,要罚就罚我吧,别罚周锐了。”

周锐听到韩沐伯掩护着自己,急忙想上前劝阻,但被自家经纪人给拉住了。

而经纪人姐姐看见韩沐伯这么拚,自己也心软了,一时答不上话。

韩沐伯以为经纪人姐姐还在生气,“咚”一声的跪了下去,“姐,拜托了!”

经纪人姐姐不是不知道韩沐伯的病情,他甚至后悔于刚刚说出的话。
但他不能心软,该罚的还是要罚,“周锐他有没有处罚是他家的事,我管不着!”

韩沐伯依旧跪着,直到经纪人姐姐离开后,周锐把他扶起来,才意识到自己腿已经麻了。

“那啥……韩沐伯你不必这样的。”

周锐撇过头,害怕自己面对对方灼热的目光,会禁不住的脸红。

韩沐伯反而轻笑,在对方颊上落下一吻,”傻小孩,我已经没有未来了,但你还有。”

韩沐伯一直很喜欢叫周锐小孩,不只是因为自己多活了一年,周锐也常常做出一些孩子气的举动——不过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这么叫了。

“韩沐伯,你决定哪天离开大厂?”

韩沐伯想了想,觉醒东方这次就他一个走,也没啥需要留恋的,就是跟秦奋道别就能走了。

“大概后天吧,收拾下东西还有跟兄弟们告个别。”
也得和周锐告别。

“那我也后天吧。”

周锐说完,便转身出去,而秦奋一个侧身闪过周锐走了进来。

“韩沐伯。”

这是两人熟识了之后秦奋第一次叫韩沐伯全名,韩沐伯自然知道对方现在要讲的事的重要性。

“有几点我觉得我需要跟你说清楚。

“第一,我不知道你淘汰后有什么打算,但我希望你乐观一点。认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很清楚你的个性,淘汰不是你的错,不要太自责。

“第二,我知道你的病可能会阻断你的梦想,但这是无可避免的,我希望你在剩下的时间里好好享受你的人生,不要有后悔的事。”

秦奋吸了吸鼻子,又继续讲了下去。

“第三,你和周锐的事情已经被大众知道了,这的确是你的错,还是希望你公开道歉,多少能挽回一下形象。我并不是反对你们的爱情,但毕竟还是有爱你的粉丝。

“第四,我不知道你知道不知道这件事,但其实我和你讲过——你在医院的时候。就是呢,我喜欢你。但是我当然知道你和周锐的感情,所以我选择做一个旁观者。

“第五,我觉得我们的友情可以到此为止了。跟你告白后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……面对你,所以我们不如就装作不认识吧。

“当然啦……上节目什么的,还是得维持一下商业关系嘛,你说是吧?”

秦奋讲了一大串,讲到最后甚至有点哽咽,眼眶泛红。

韩沐伯看着对方,多少年的兄弟情还是促使他走向前去抱了一下对方,却被秦奋闪开。

“不用了,谢谢你。”

秦奋走掉了。

大家都走了。

韩沐伯感觉自己的世界好像只剩周锐了。

然后呢?偏偏这时候淘汰,迫使他俩分开。

韩沐伯苦笑了下,在后台的休息室静静坐着。

/

“做得如何?”

“还行吧。”

TBC.

这篇稍微爆字数了
在公交车上差点被自己虐哭
我可能有点问题

剧组围殴粉丝外加性骚扰??
把担丢给我哥哥们??

:)
这次去了多少大厂男孩
惹到多少粉丝你们自己知道^_^
嘻嘻 录好的镜头全没了
爱奇艺暂时解约到澳洲那边处理好
嗯 看来是不会播了

我期待了多久的节目就这样被剧组一手毁掉ಥ_ಥ
好想看老毕好想看小侃
好想看其他可爱的宝宝哇
也好想看毕侃同框TTTT
拜托排除万难播出来吧(´_ゝ`)